闲扯阿西莫夫与规划师

评论 基地续集2·基地与地球(上下)

这篇书评可能有关键情节透露

这是一篇严重剧透文,如果没有看过阿西莫夫基地系列并且准备看的同学请点右上角小红叉。

————————————————————————————————————————————————————————

基地三部系列刚刚看完,续集才刚刚开始,实在已经觉得虽然基地故事的背景波澜壮阔,展现到故事中越来越是个人尺度的叙述,越来越记不住人物的名字。总觉得没有三体三部曲尺度跳跃戳中G点-正如某位老师所说,我更爱宏大叙事。      于是毫无废话的来看剧透,直接一爽到底跳到基地与地球的终极对决,最棒的是丹尼尔果然又回来了。顺便提一句崔维兹的选择让我想起尼奥作为救世主的选择,the matrix的隐喻。还是在地理课上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知道的大地女神假说(这翻译活生生把盖亚这种颇具希腊神话色彩的名字变成了埃及神话+中国民间传说的合体),不知道后人有多少文学影视抄的是阿西莫夫的点子。     

 ——————————————————————————-      

闲扯过多,由于最近作为一个学规划在美帝深感学到了full of nothing, 一边羡慕克鲁格曼被inspired so much羡慕的紧,一边不忿的别人都能拿阿西莫夫这神人的点子为己用为啥我不能,于是一边yy丹尼尔一张严肃苦B面瘫脸,一边捉摸疑似逆天的心理史学和第零定律。      

心理史学,摘掉华丽的表皮,就是心理学他家小妹,只不过用来构造心理模型的sample pool直接就是过去的人类行为和社会历史。其基本原理是由于对个人的影响因素过多且复杂,其行为绝对无法预测。然而当个体足够多时,却又会显现某些规律,正如同在巨观尺度下,无序运动的气体分子也能够按照一定规律运动。传说克鲁格曼这厮就是在这一影响下立志研究经济现象成为著名的乌鸦嘴,哦不经济预言家的。 他对金融危机的预测和某帝经济衰退的隐忧,简直就是帝国壮阔表现下衰退真相的翻版。      

继续说心理史学所谓的规律与趋势,和第一基地多年来对谢顿计划的深刻信仰-哦前途的光明已经被伟大的谢顿设计好了一切危机自然都会解决,我们只要准备好开创美好未来,应对到时候的新状况 – -!咦这不是planning studio课么,假设15-20年后,城市和区域尺度的交通、土地、能源问题已经解决,相应的政策、机制完善,如何发展一个可持续的和谐社区。come on, 即使有谢顿大爷完美的数学计算,这种预测也只有在人类作为整体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靠自己解决危机才能生效,否则就会因为空等结局使结果转向。那我们呢,这有一帮人坐等下一个generation的时候困扰我们的大尺度户口、土地、交通、能源与环境问题都以解决 ,我们则在这种理想情况下设计社区,那么我想说凭借吾国吾民的生活智慧和主观能动性,规划师如果不是把事情搞糟,那基本就是可有可无了。      

作为规划师,抱着这种到时候上面自动会有人把上层问题解决的心态,是有问题的,更加没有资格抱怨决策者不懂城市,不懂什么什么样的空间创造好的生活质量,什么城市形态和交通发展更有助于解决拥堵,什么是高效节约的用地方式…..从可爱老头Lawrence Susskind那里学到的一件事,if you are not satisfied with a settled way and want others to take your idea, give a workable alternative, or just shut up.      


再说续篇围绕的另一大看点机器人三大定律,普及下: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第二定律——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第三定律——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阿神作为一个普通人类在机器人还没个影的时候发明出个这,实在是想象力与知识的典范,更狠的是在你还捧着三大定律左看右看的时候再丢给你一条第零定律,“保护人,首先要保护一群人,或整个人类集体,其次才是保护人类个人”,相应第一定律也要加上一条不得违反第零定律。(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个被人类创造的机器人凭借自身智慧提出的,其继承者机器人达尼尔最后跨越两万年银河的时空间自己反而成了造物主一般的存在.      

于是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生产美妙点子的最好场合有木有)想,阿西莫夫实在应该是个好规划师,对人类生活的每一方面几乎无所不知,对于什么是好有辩证批判的想法,有系统性的思维,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像Sheldon一样大喊“city planning is not a real science”.  因为他(或者说他让这些机器人),玩出了第零定律,即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which使丹尼尔的好友机器人因为遵循第零定律违反第一定律导致正电子脑永久损坏。

为整体谋福利,的确是规划师或者更广义的服务业者的职业操守,于是与丹尼尔同样的问题来了- 如果判断一个个体的福利还相对容易,判断什么是对于整体好的简直不可想象。于是丹尼尔偷偷搞了两个规划啊不计划,谢顿计划和盖亚计划 。    

谢顿计划,用数学计算和计划人类正义未来发展,听上去和工程师化的城市规划如出一辙,我们谈交通系统,绿地系统,水系统,等等等,拙劣的预测未来会有多少人口,从事什么产业,有什么社会结构,结果却远远不如谢顿的公式听起来精确优美。只是这样的工作有多少误差,谢顿在上,不用说骡这样的偶然事件,一个系统误差就不知道偏到端点星去了。      

再看盖亚计划,不仅是人类,连植物,动物,无机物,整个星球组成一个巨系统,系统成员在总体优先的大前提下,共享一个意识。物种数量不多不少,雨水在最需要的时候下,能量最有效的流动和分配,听起来简直就是每一个规划师的梦想。      

盖亚有其无可比拟的优点。一是无沟通成本,个体与整体基本可以用细胞与人体的关系做比喻。想想我们的meeting, lecture, skype, 都在干啥,我们从小到大的学习都在干啥,我们为啥要有negotiation, defense , presentation。随着系统越来越复杂,这种交流就变得更加至关重要,谢顿在上,谁知道会发展到什么极致。这种复杂的过程第二基地的神人只需要几个眼神几个动作就搞定了,盖亚连这都省了,人整个就是一个意识      

第二是个体以整体利益为最优。我们为啥有groups of interest,different stakeholders, 大家在桌子上都在吵什么,哪来的战争,恐怖袭击,核武器威慑,哪来的大家互相看不顺眼互相捣乱。      

写到这里我想大喊一声,这不就是public participation的极致么!

可是这样的生命体,为什么崔维兹(还有我),打从一开始就这么反感;她说出我/我们/盖亚怎样怎么样,或者我们是盖亚的时候,内心总有种奇怪的感觉。或者-哦这是个好系统,什么我吗,还是先不加入了谢谢。

直到崔维兹说出来,我才意识到盖亚的存在,没有个性和创造性的位置。而阿西莫夫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出(至少对我)一个全银河盖亚化的合理理由,只是最终草率的说这有利于银河文明抵御有可能出现的外银河文明不致毁灭, which is not convincing at all.      

或者我们更愿意像丹尼尔这样直接作为上帝一样的存在(丹尼尔的存在太让人着迷了,我会说这是我看基地和后传的最大意义吗)。选定一个路线,作为系统之外的观察着或守护者,甚至是不朽者,吗。      

崔维兹可能做不了一个好规划师(至少从现在的观点),总是在搅乱一个系统,莽撞(跟盖亚和两万岁的丹尼尔相比)甚至暴躁,行为难以预测。但是他一直坚持的,是人作为一个个体的价值和独立性。在我想盖亚和规划师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件想的事情是,这样的世界一定不会有街边小吃,小面或者粉丝汤——谢顿在上,实在是灾难。  

可能(仅仅是可能),世界需要丹尼尔;也有可能”结果他们不得不做出决定,不论人类照顾自己的方式多么拙劣、多么没有效率,也许还是让人类自生自灭比较好些”。但无论如何,请一定给它个崔维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tegories